<dd id="gneml"><tr id="gneml"><kbd id="gneml"></kbd></tr></dd>

    <div id="gneml"></div>

  1. <li id="gneml"></li>
  2. <sup id="gneml"><bdo id="gneml"></bdo></sup>
    <object id="gneml"><label id="gneml"></label></object>
  3. <code id="gneml"><label id="gneml"></label></code>
  4. <code id="gneml"><label id="gneml"></label></code>
    中投大數據特色小鎮專題月民營保險籌建申請“十三五”健康中國2020相關投資機會分析“十三五”中國制造2025相關投資機會分析“十三五”數據中國2020相關投資機會分析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產業 > 預警 > 正文

    高補貼引發虛胖 我國光伏行業大而不強亟待破局

    來源:中投投資咨詢網 2018-09-21 09:14中國投資咨詢網 A-A+

      今年5月31日,三部委聯合印發了《關于2018年光伏發電有關事項的通知》(簡稱“531新政”)。這一大幅度減少補貼的政策出臺后,在業內引發震蕩,一批從上輪歐美“雙反”危機中走出的企業再陷困境。調研發現,“531新政”只是導火索,光伏行業此次震蕩的更深層次原因,是行業十幾年來累積起的高補貼、高投資、高負債和低核心技術含量的“三高一低”癥。如不對癥下藥,或影響我國光伏行業長遠健康發展和能源結構轉型。

      高補貼引發虛胖

      補貼,是光伏行業十幾年發展歷程繞不開的話題。業內人士稱,作為戰略性新興產業,補貼政策對迅速壯大光伏行業發揮了重要的導向作用,但補貼“時度效”把控不佳也帶來了問題。

      江西瑞晶太陽能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成立于2008年的電池片和組件生產企業,經歷了光伏行業十年起伏。公司副總經理陳積華說,我國光伏行業最初是借歐美國家光伏高補貼政策大環境發展起來的,后來又依賴國內光伏上網電價補貼政策的支撐,硅料、硅片、電池片、組件等產業鏈上中下游產能都超過全球的一半,成為全球光伏制造和應用大國。

      “雙反”導致我國光伏行業陷入第一輪危機,大批企業虧損停產、破產倒閉。為了挽救這一具有產能優勢的新興產業,2013年起我國大規模啟動國內應用市場,實施光伏電價補貼,如分布式光伏電站度電補貼0.42元/度。近一兩年來隨著光伏發電成本下降,補貼標準持續降低,到“531新政”前分布式光伏電站度電補貼下調至0.37元/度。

      在補貼政策下,光伏電站投資收益可期。上海超日(九江)太陽能有限公司總經理江富平算了筆賬:一座1兆瓦的光伏電站投資約350萬元,按年發電100萬度、標桿電價0.75元/度計算,全額上網年收益為75萬元;如一半自用一半上網,年收益88.7萬元。“也即五六年就能收回成本,算上財務成本也不超過八年,而光伏電站的壽命是25年。”賽維LDK太陽能高科技有限公司副總袁偉說,按照“531新政”前的成本,投資光伏電站年收益率至少為8%至10%。

      光伏電站的高補貼高收益傳導到了上游。工信部的報告顯示,2017年我國光伏企業盈利水平明顯提升,上游硅料、硅片、原輔材以及下游逆變器、電站等環節毛利率最高分別達到45.8%、37.34%、21.8%、33.54%和50%。

      高投資導致瘋長

      調研發現,在高補貼政策刺激下,大量社會資本紛紛涌入光伏行業,盲目投資不僅使行業急劇擴張,也埋下了產能過剩的隱患。

      江西新余是國家新能源示范城市,新余市工信委新能源產業科科長劉小新仍記得2006年至2010年左右光伏高歌猛進的情況:“原料、市場兩頭在外,但利潤實在太大,只要生產出產品就是錢。”

      “雙反”傷疤還沒好,這兩年業界內外又在補貼政策刺激下“大躍進”式地擴張。“瘋了!不管大廠小廠基本都滿負荷生產,一些人租賃廠房設備生產也賺得盆滿缽滿。”陳積華說,大量投資主要在量的擴張上,而非質的提升。受“雙反”影響,江西旭陽雷迪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一度瀕臨破產,但從2014年開始又投入5億多元持續擴產,硅片產能從2000萬片擴大到7000萬片。

      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的統計顯示,2017年國內多晶硅、硅片、電池片、組件產量分別為24.2萬噸、87GW、68GW、76GW,較上年增幅分別達到24.7%、41.5%、41.2%、39.7%,還有不少在建產能。2012年我國光伏累計裝機容量為7GW,“十三五”末規劃裝機容量為105GW,但僅2017年國內光伏裝機容量就達53GW,同比增長53.6%,累計裝機容量達到130GW。

      高負債催生風險

      與高投資擴張相伴而來的,是光伏行業的高負債率。

      在國外和國內市場拉動下,我國光伏行業創造了一個個財富神話。無錫尚德原董事長施正榮用5年時間從一個懷揣幾十萬美元的海歸博士變身中國首富;賽維LDK原董事長彭小峰用2年時間從一個沒有名氣的企業家登上胡潤百富榜;晶科能源從一個鄉鎮招商企業成長為資產280多億元的全球最大光伏組件制造商。

      神話的背后卻是全行業的高負債率。記者調研了解到,昔日的光伏巨頭賽維終于在今年完成了重組。在上一輪行業震蕩中,這家企業因投資過度、市場變化陷入困境,旗下三家公司綜合負債總額高達432.29億元,負債率分別為234.91%、411.21%和652.58%,其中銀行實際債權185.84億元。在破產重整中,這三家公司一家以1.3億元、兩家以17.95億元轉讓,并按此對價清償所有債務。

      記者梳理多家光伏企業財報發現,許多企業的負債動輒上百億甚至數百億元,資產負債率超過70%甚至100%。一些業內人士擔心,“531新政”后光伏企業的債務問題將凸顯,或將是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的一個隱患。

      一位光伏企業負責人說:“為什么企業敢擴張?因為錢大多不是自己的,是銀行和股市的。”曾在銀行工作的陳積華稱,瑞晶規模不大,總資產10億多元,但債務也有10億多元,從2016年起因欠息被銀行定為不良信用企業。

      大而不強待破局

      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光伏專業委員會原副主任吳達成指出,光伏行業在十幾年時間里高速發展,具有一定國際競爭力,但“大而不強”的頑疾和創新薄弱的隱憂沒有根本性改變。

      “光伏行業尤其是產業鏈中下游技術門檻很低,大家用的都是通用技術,設備高度集成,差別只在管理和工藝提升上。”江西瑞安新能源有限公司技術總監孫杰博士說,作為戰略性新興產業,光伏行業本應是高端技術密集型行業,但我國光伏行業更像是資金密集型行業,有錢就能干。瑞安公司投資者以前做房地產生意,入行前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光伏。

      據了解,我國光伏產品以晶體硅電池為主,且主要集中在常規電池環節,產品結構相對單一,在很多方面與國外相比仍存差距,在高端電池工藝及裝備、材料方面也仍不足,包括最新的黑硅、鈍化發射區背面電池、N型技術等所需的關鍵設備仍依賴進口。江西省能源局副局長王峰說:“掙錢太容易,誰還重視技術水平的提升?”

      孫杰等業內人士擔心,短期內看不到行業重大技術變革,一旦海外出現顛覆性技術,我國光伏行業多年積累的產能優勢就會喪失,有可能重新陷入受制于人的境地。

    關鍵詞:光伏行業
    中國投資咨詢網版權及免責聲明
    • 1、中國投資咨詢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。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,煩請聯系[email protected]、0755-88350114,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。
    • 2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***(非中國投資咨詢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,用戶應基于自己的獨立判斷,自行決定相關投資并承擔相應風險。
    免費報告
    相關閱讀
    相關報告
    大健康投資前景
   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
    熱門報告
    数学家破解11选5骗局